大名鼎鼎王德发

亲爱的提莫西先生
       你最近好吗?还是我,提莫西先生,在学校呆了很久,都不知道你现在在哪个剧组了,我后天要二模考试,离高考越来越近,我竟然有点舍不得。我是不是太矛盾了?
      提莫西先生你知道吗,我的学校来了一批美国🇺🇸交流生,我看见他们就自觉想到你,想看到你,要是真有看见你的时刻,我会不会想起遥远挂念你的情绪?
      我好像找到了我们的相似点,我的头发比你的还要黄,笑。
      我有时候想要慢慢放下你,出于自私,想要放过自己,但是每次点亮屏幕看见你的笑,又诚心的想要拥有。很矛盾。但这就是我,是很真实的有关你的记忆。
     我想要珍惜这一切,这带给我痛苦挣扎、丧气不甘的一切,珍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、欢笑,看到自己仍然在走的记录。我现在在经历的意味不明的事,大概在一点一点铸成我的幸与不幸。我有多么希望自己有领悟伏笔的灵性,在不幸发生前制止一切,但不幸得到制止后我会幸福吗?我大概不会。
       尝试着掩饰太平,文综错14道选择也不算大事,主观题跟别人相差几十分也不要惊慌,因为我的无力与沮丧更加无用,是这样的吧,提莫西先生?
       Call me by your name and I will call you by mine.
       提莫西先生,我这样真的可以吗,无望的爱恋只会让我更加兴奋,飞蛾扑火都算不上,有多少少女心这样甘心沦陷,真让我感到气愤,就像在为了空气感到嫉妒,可我的心里还是甜蜜浓于酸涩,呵,女人啊。
       提莫西先生,我们终有一天会相见,希望你到时候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,希望命运早为你写好喜剧结尾,我们到时再见。

      提莫先生你好,这大概会是我写给你的第一封事出无因的信。刚刚看一位叫苏更生的作家写给诺顿的信,很多触动,我虽然无意窃取她的创意,可我真的想要跟你说说话。
     你最近开心吗?你说最近的生活就像过山车,而我最近的成绩就像过山车,它好像把我带到山洞里,好多我不知名的恐惧就冒出来了。我掉了好多头发,瘦了,内分泌失调,我就像一条没有办法化简的计算式,我不想过得这么糟。
     提莫先生,会好的对不对?
     只要想起你,我感觉肚子也没有这么疼了。可是我突然想起我要靠近你的理想型,还十万八千里的长征没走,我肚子又疼了,我整个人都要变成柠檬了。
     呸。我才不要变成你的理想型。你爱喜欢不喜欢我。
     我突然好想做数学卷子,哪怕再掉一些头发。

  百无聊赖。随意换台,MTV韩流旋风。
   一张很熟悉的脸。
   我多久没有看见了,好似十年。
   电视机里的男孩子还是笑得很温柔,现在想起来,他什么时候开始笑得像一阵风,这个世间留不住他。
   没了不可置信的震惊,我突然很想你,我们什么时候再见?
   最初知道消息的时候还是高三调研考的前三个星期的星期二,报纸上有了消息,我没有认出你的名字,并没有。知道了以后也没有哭,我从到尾都没有为你哭,我不想这样。
   听到这首歌,我有一点控制不住。然后微微失控。胸膛心跳有回音。
    怎么办,我突然想起你。

大家晚安

  大家知道吗。高三一模。离高考还有74天。
  现在已经过渡到人生下一个阶段同学们真了不起,大家都是好样的,活着真的挺不容易的。
   一个考试会产生多少变数呢?也许是你的作文被选做广州市的范文,最终分数只有49;也许是你拿到培文杯全国二等奖,作文只有43。更令你作呕的,可以是你厚厚一打错题集抵不上一次感觉优良的考场发挥。这些到底算什么?这是一种我并不欣赏的玩笑,只是单纯讽刺我的努力而已。
    但是事实不是只是这样的,我们心碎的哭泣,总有意义。写文综手都会脱力,你的耐心也只是到了目前的极限而已。哭过了,就是新的开始。
    所以,让我们再多哭一会会,就好。